雲南魯甸縣教育局局長:捐款將用於幫助更多的「冰花男孩」 |對話

作者:Jean 發表日期:2018-07-17 11:11:23

  新京報快訊(記者王煜)雲南魯甸「冰花男孩」走紅後,來自全國各地的捐款,湧向這個西南山城。新京報記者從魯甸縣政府新聞辦獲悉,目前所有捐款已達30萬元左右。

  與此同時,質疑聲也伴隨出現。有網友指出,除10日現場發放的500元之外,「冰花男孩」王福滿並未再獲得其他捐助資金。新京報記者從王福滿的父親處確認,目前王家所收捐款約為8000元,全部來自個人或組織的上門捐贈。

  今日(1月16日),魯甸縣教育局長陳富榮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,對捐助款的去向進行解釋。陳富榮說,作為魯甸本地人,自己也經曆過頭頂冰淩,趕着山路上學的少年時代,王福滿的經曆,自己感同身受。在整個魯甸縣,像王福滿這樣的「冰花男孩」,還有數以千計。王福滿本人收到的款項之所以不多,是因為所接受的捐款將用來救助更多類似學齡兒童。

  捐款用來救助更多「冰花男孩」

  新京報:目前共收到多少捐助資金?

  陳富榮:所有捐助資金,都是由雲南省青基會賬戶統一接收,由青基會來統籌資金使用和物資發放情況。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數據,這個數字在30萬元左右。

  新京報:如何看待「冰花男孩」隻得500元捐助的質疑?

  陳富榮:網上的質疑,實際上是一種誤讀。總共收到的30萬元捐助,屬於捐贈人沒有指定用途的善款,這筆錢將用來幫助更多類似「冰花男孩」一樣的學齡兒童。也就是說,這筆錢並不是單獨去給「冰花男孩」王福滿的。

  至於為什麽又給王福滿發了500元,據我所知,是事件引發關注後,有捐助者提出要到王福滿所在的轉山包小學,向在校學生當麵發放捐款。既然捐贈人有這個要求,我們也盡量去配合。這筆指定用途的捐贈,平均到每一名在校生身上是500元,王福滿也在這個範圍內,標準是一樣的。

  新京報:獲得捐助後,打算如何去投入到教育建設中?

  陳富榮:現在是有一個解決問題路徑,就是先給學校和班級都配備了取暖設備,禦寒衣物也正在采購當中,這是過冬的當務之急。目前45所冰淩區學校的418個班級,每個班級都裝了兩個電暖爐,教育部門與供電部門配合,保障學校電力供應。

  其他的問題,包括開通校車、提供住宿的問題,隻能爭取逐步解決。

  新京報:魯甸縣還有多少這樣的「冰花男孩」?

  陳富榮:王福滿所在的轉山包小學,屬於魯甸縣邊遠貧困學校之一,這樣的學校有36所。除此之外,轉山包小學也是冰淩區學校之一,是全縣海拔最高、最貧困的學校。

  冰淩區就是海拔2000米以上,冬季處於冰淩、霧凇狀態的地區。這樣的冰淩區學校,魯甸全縣有45所。如果按照每所學校100人計算,魯甸還有幾千名這樣的「冰花男孩」。

  看到照片「感同身受」

  新京報:「冰花男孩」在魯甸是普遍現象?

  陳富榮:這是高寒地區的普遍問題,也是魯甸教育的現實困難。山路不方便通校車,學生隻能走着去上學。我是魯甸本縣人,「冰花男孩」的照片流傳時,我第一時間就看到了,當時就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上學之路,冬天很冷,寒冬季節走一個小時山路上學,穿得又薄,那種經曆我很熟悉,有一種感同身受的感覺。

  新京報:為什麽學校一直沒有安裝取暖設備?

  陳富榮:主要還是經濟的問題,底子太薄。雖然每年魯甸縣財政收入的12%會投入到教育上,但是財政收入總量小,學校分散,又都在山上,還是有顧及不到的地方。

  新京報:有一種建議是將分散的學校進行撤並,從而可以集中資源?

  陳富榮:不是沒有考慮過這個,但是撤點並校,前提是要方便學生上學,要考慮學生的實際需求。目前這些學校分佈分散的原因是,居民住得很分散,村與村之間距離很遠,實際上不適宜對村小進行撤並。

  對於轉山包小學這樣百人以上的學校來說,我們認為不在適宜合並的範圍之內。

  新京報:未來有什麽規劃?

  陳富榮:目前,教育部門還是着眼於先處理亟需解決的問題。我相信,未來隨着道路交通、經濟等方麵的改善,可以一一解決現有問題。

  魯甸教育的困難,不僅僅在於資金,也在曆史和現實,在於觀念。從根子上來說,魯甸屬於烏蒙山區,是扶貧重點地區,發展教育的壓力很大,適齡兒童的求學需求,與發展不平衡和不充分之間,存在矛盾。感謝外界對」冰花男孩」的關注,也希望大家關注魯甸縣更多的「冰花男孩」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589746907030398148

本文固定鏈接: http://www.adonjewelry.com/70956.html
轉載請註明:Jean 2018-07-17 11:11:23 於 香港最新資訊 發表

上一篇: :下一篇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