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» 少女為弟弟放棄學業跨省打工,遭遇車禍高位截癱

少女為弟弟放棄學業跨省打工,遭遇車禍高位截癱

作者:h 發表日期:h 分類:

雲南鎮雄縣位於雲貴川三省交界,山巒起伏,溝壑縱橫,橫江、赤水河、烏江貫穿其間。

張會的家在鎮雄縣瓜雄村,那是一個隻有幾十戶人家的小山村。

去年年初,17歲的張會讀完了初三上學期。寒假裏,她把期末試卷一揉,直接宣佈:我要出去打工,賺錢讓弟弟讀下去。

去年7月30日,來浙江台州打工半年的她遭遇車禍,導致高位截癱。現在,她躺在浙江台州第一人民醫院的ICU(重症監護)病房裏,後續治療麵臨着巨額的醫藥費。

張會正在努力好起來,現在,她會笑會賣萌會把手慢慢抬起來了。

照顧張會的媽媽卓正會卻和醫生說,想回老家過年。醫生們都急了,你捨得留張會一個人在這裏?你還回來嗎?

雲南鎮雄

夜半來電:二女兒出事了

2017年7月30日,夜深了,卓正會一直沒睡着,不應該啊,好像山裏的夏天也沒有炎熱到讓人輾轉失眠的程度。這個39歲僅讀過一年小學的女人有三個孩子,甚至已經做了外婆。

深夜12點,卓正會剛剛眯過去一會,手機響了,那頭是稚嫩的鄉音,「姨,張會出事了,要做大手術,要你們來簽字。」

張會,是卓正會的二女兒,在張會後頭,家裏終於盼來了一個男娃。23歲生完兒子之後,卓正會說,她這輩子的任務就算圓滿完成了。她說,在生孩子這件事情上,「他們那邊」要一個男娃。

現在,張會出事了?二女兒一貫有自己的主意,能出什麽事?

卓正會想像不出來。

浙江台州

夫妻倆懵了:這孩子廢了

張家有四兄弟,張會爸爸排行老三,老么十餘年前出門打工音訊全無,張家的老父母跟着張會家一起住。

這次張會出事,除了卓正會兩口子,還有一個阿姨、一個伯伯一起來浙江。他們到鎮裏包了車趕到重慶,從重慶坐飛機到杭州,從杭州再包車到台州黃岩。這一趟出門張家帶了所有積蓄,支付完交通費用後,手頭還剩三四千元。

張家人趕到時,台州第一人民醫院已經先行對姑娘進行了搶救手術。

張會是在半夜11點多的時候跟兩個男老鄉坐在一輛電瓶車上出的事,她坐在最後麵,電動車不知道怎麽撞了樹,但唯獨她被拋了出去。

醫生說,張會運氣不好,這一摔身上其他地方倒沒有什麽傷,偏偏傷了頸椎第二節,送到醫院時,脖子以下全無知覺。

張家夫婦懵了,這超過了他們的想像:這孩子廢了。

在台州打工的雲南老鄉在距離醫院10公裏的村裏騰了個房間給張家夫婦。當時大家都估摸著住的時間也不會太長,讓他們送孩子最後一程。

浙江義烏

出來打工第二天,姑娘後悔了

在那段時間裏,張爸爸和老婆談得最多的是二女兒出來打工的情況。

在媽媽眼裏,二女兒最省心。

三姐弟中,張會成績最好。小學初中經常能在班級裏拿前三,家裏土房有一麵牆都用來貼孩子們的獎狀,滿牆都是張會的。

偏偏就是這個全家認為讀書最有希望的二女兒,在2017年的寒假裏直接宣佈「初三下學期我就不讀了,我要出去打工,賺錢讓弟弟讀下去」。父親說,你要後悔的。姑娘很堅決地說:「隻要弟弟能讀上去,我就不後悔。」家裏不過數千元的積蓄,勸到後來父母也不說話了。

正月十二,媽媽卓正會帶着張會出門。這是張會第一次離開縣城,也是卓正會第一次離開雲南,她曾經最遠到過昆明。

「你問我怎麽會到浙江的?有老鄉在浙江打工,說這裏讓人眼花。」卓正會說。

2017年正月十二,卓正會帶着張會最早到的是義烏,從鎮雄縣有直達義烏的大巴,全程30個小時。老鄉介紹,張會進了義烏一家織帶廠,卓正會進了塑料廠。張會做縫紉工,縫製包包的背帶,計件製。做一天,按她的產量隻能賺到20元。

張會在打工的第二天就懊悔了,晚上她跟媽媽躺在一起時說,想回家繼續讀書。

但是回去哪有這麽簡單。

這數千裏一個來回就是上千元的交通費,錢都花下去了。所以,母女倆都明白「回去」隻是說說而已。

台州黃岩

父母說,想捐獻女兒的器官

到了2017年5月份,卓正會有事先回雲南,臨走前給張會留了幾百元。在卓正會走後沒多久,張會經另外一個老鄉介紹到台州來打工了。家裏人甚至都還不太清楚她到底做什麽。

7月份,張會就出事了。

她的痛苦可想而知,很多ICU的病人伴隨着軀體的衰竭,意識也是模糊的。但是張會不一樣,她意識非常清晰。她的情形,就好比一個活潑的靈魂被鎖在了摔壞的軀體裏。

大家看到張會的進步都會笑,都朝她豎大拇指。隻有卓正會每次來了就說你這樣可怎麽辦,說着就哭,張會也流眼淚。護士就會衝進來勸說,張會心跳太快了。

卓正會說,到台州一個多月,老家來電說張家老母親病倒了,張爸爸要趕回去。夫妻倆替張會想了一個安排。他們在ICU的門口看到過鼓勵器官捐獻的公益告知。夫妻倆找到醫生說,「我們想把張會的器官都捐獻了,你們的告知牌上說了,這也是一種活法。」

醫生哭笑不得,張會不能捐呀,她正在好轉。她還是有希望的,有希望坐起來,坐在輪椅上,自行生活。

張會父母哭了好幾個晚上做出的決定,就這樣被醫生一語打回。

現實變成了守着女兒,等待漫長的康複。

張爸爸回了雲南。大字不識幾個的卓正會打着零工,比如串木頭玩具,三個一元錢。串這個女孩玩偶的時候,不知道她有沒有想起可憐的女兒。

張會今後怎麽辦,卓正會想過回雲南。她說,其實回家也不知道怎麽商量,現在張會的樣子根本沒法搬回家。如果回家恐怕還要有一個人專門照顧她,也有可能一個還不夠……「這個事情,我沒法想」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dl.news.163.com/18/0122/15/D8OVUIGV04228EER.html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adonjewelry.com/733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