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皓:為大國深藍夢保駕護航的「天涯小鉗工」

作者:Magical 發表日期:2018-02-02 10:01:03

本報記者 袁燕/文 翁葉俊/圖

  一絲不苟

  是周皓的精確度

  1月23日上午9時46分,當三亞日報記者再次走進深海所海洋工程實驗室內廠房時,正好「撞上」急急往外走的周皓,一名同事緊隨其後。周皓來不及跟記者寒暄,就逕自走到一張工作枱前,拿起一把角尺,仔細將手中的物件量了一遍,接又拿起另一把小一些的角尺,再量了一兩遍,最後才將兩個數據報給同事,同事拿筆記下數據,就匆匆離開。

  周皓向記者解釋說,有一台裝置出故障,他剛拆開,找到了需要更換的受損部件。在新的海試到來前,「深海勇士」號的各個部件和裝置都需要進行檢修及抗壓性、密封性等精細化指標的嚴格調試檢驗。

  說話間,周皓帶着記者一起來到一台車床前,拿起一個金屬物件架在車床上,繼續他手裏的活計。也許是多次採訪形成了默契,三亞日報記者才把打開具有錄音功能的手機伸過去,周皓就開口解釋說,這是傳動機構上的一個端蓋,中間傳動軸穿過的孔徑有點小了,而要把這個孔徑加大,需要先修正端蓋表面出現的一些誤差。「修正之前要先進行「找正」,要不然加工後孔和原來的外形尺寸是不同軸的,傳動軸穿過去之後旋轉就會跳動,影響整個機構的傳動精度。」周皓說,整個部件組裝後的精度要求,取決於每一個零部件的加工精度。單個零部件的誤差可能是微乎其微的,但是組裝起來後的累積誤差,就是成倍增長的。

  「這個儀表的盤面上的每個刻度代表1絲,這個1絲就是0.01毫米,大概相當於人的一根頭髮直徑的八分之一,這個就是深海設備所必須達到的精度。」周皓對三亞日報記者說,在工程實驗室中,他的許多活計可以藉助先進的機械去很快地完成,但是像這種加工之前的「找正」工作,就只能靠自己的手和眼去一點一點地「手作」,每一次「找正」,基本上要花費30到40分鐘。

  失之毫釐,謬之千里。所謂的一絲不苟,在周皓的工作領域裏,原來是真的要做到一絲不差的。

  矢志探索

  是周皓的使命感

  十幾歲進入技校,從事機械行業近20年,周皓始終一絲不苟,始終精益求精,始終勇於攀登技術高峰,始終對自己的工作保持着「沒有最好只有更好」的要求:「雖然一項工作哪怕是已經從事過幾十次上百次,但是每一次都還要想,有沒有更加可靠的工藝?有沒有更加可行的方案?能不能比上一次做得更好?裝備組裝調試後,能不能達到一個更好的狀態?」

  為德國進口的聲學信號採集設備手工製作固定裝置,使這台設備可以搭載在CTD設備上面下潛至6000米深度;根據着陸器的實際需要,利用「探索一號」船上的有機玻璃桶,手工製作開合式並帶有自鎖裝置的大型生物誘捕裝置,使這套生物捕捉器成功搭載在「天涯號」和「原位實驗號」運載器上,在五千米至一萬米級深度獲取2000多個大生物樣品,其中包括鈎蝦、深淵專屬的獅子魚以及未知物種;在「天涯號」挑戰萬米下潛時,充分利用科考船上的有限材料,成功將13個取水桶和原位試驗裝置成功搭載在「天涯號」着陸器上,獲取了120多升的萬米海水樣品和20多升的原位海水樣品,在國際上均無先例……2016年6月22日至8月12日,中國科學院深海所「探索一號」科考船遠至馬里亞納海溝挑戰者深淵,開展了我國第一次綜合性萬米深淵科考活動,創下13項紀錄,一舉突破萬米深海禁區。當時才進入深海所工作僅三個多月的周皓,為了這次深海科考,專門對各種儀器設備進行合理設計改造18次,解決技術難題36項。由於工作出色,周皓獲評「優秀共產黨員」和「優秀指揮員」,被深海所推薦為中科院深淵科考隊骨幹成員。

  進入深海所,接觸深海科考裝備之前,周皓一直在礦業企業工作。陸地機械與深海設備相比,雖工作原理相通,卻在諸多細節要求,尤其密封度和抗壓性上大有不同。周皓把自己當作「深海初丁」,夜以繼日把自己「埋在」實驗室里,一門心思攻克「新關卡」。「常常好幾天不回家,在實驗室里埋頭苦幹,廢寢忘食。」「工作細心負責,設備每次都要反覆測試三五遍。」「有皓哥在,我們出海科考很安心」……這位踏實的「80後」小伙兒成為同事們敬佩信任的「技術擔當」「拚命三郎」。

  就這樣,短短三個多月間,周皓迅速適應了新領域,為深海科考先後創新製作了原位攪拌器、水下攝像機滑動托架、水下射燈支架、開合式自鎖魚籠等多項前沿設備,成功解決了諸多深海裝備製造技術難題。2016年6月起,周皓先後兩次隨我國深海科考團隊搭乘「探索一號」科考船,探索萬米深淵,曾連續工作19個小時製作、修復被海浪擊壞的重要科考設備,憑藉過硬的技術能力,為深海科考保駕護航。

  對行業里出現的「新鮮」工藝、方法,保持着熱切的好奇心和學習的熱情,希望能把最先進的科技,運用到祖國的深海科考事業上,是周皓當下肩負的使命感。「之前我從未想過,會有發揮自己的技術所長、為海洋強國建設作出貢獻的一天,我十分珍惜這個機會和平台,也感受到了肩上沉重的使命。而既然選擇了深海這份事業,我就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。」

  沉得下心

  是周皓的座右銘

  日積月累的豐富經驗,刻苦鑽研的高超技術,讓年紀輕輕的周皓在更年輕的時候就從「鉗工界」脫穎而出,先後獲評「遼寧省技術能手」「百名最美青工」等榮譽,並且是全國勞動模範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。

  不止一次有人問周皓,你在機械製造方面肯定是有天分的吧。周皓的回答:「我只是耐得住性子,沉得下心。」

  家境普通的周皓,上技校,剛開始只為學一門技術養活自己、貼補家庭。從小工做起的他,相較於他人的優勢,只是更耐得住性子去苦幹,更沉得下心去鑽研罷了。同是在礦業公司採礦設備廠當學徒,別人可能就只是分到哪個車間哪個工種,就在哪個車間做哪個工種。但周皓不一樣,周皓四處尋找專業書籍和最新的工藝資料。工資低,買不起一些專著,他便每天去書店蹲着看,有一本書沒來得及看完,最後一本就賣掉了,連店員都為他感到遺憾……他走遍了每個車間,做過了每一個工種,學會了操作每一台車床,熟知了機械製造的原理、設備的構成、材料的特性、加工的技藝,從而具備了一流的製造、改造、創造的能力。

  人是血肉之軀,有病有痛有不可耐受。但人有情懷、有信念、有態度,有能力抑制和約束自己,在各種變數可能、各種困苦險境之中,仍然做到最好。兩次遠赴馬里亞納海溝科考,第一次52天,第二次68天,載重僅6000多噸的科考船在風浪里搖盪,站也站不住,躺也躺不穩。第一次周皓有7天沒吃任何東西,除了工作就是吐,餓得眼冒「星星」,扶着欄杆腿還哆嗦;第二次,冬季的馬里亞納受季風的影響,海況更為惡劣,平均3-5米的涌浪,船左右搖晃22度,前後搖晃也有十幾度,很多常年出海的船員都出現了暈船反應,在15天的時間裏,周皓只是象徵性地吃了7頓飯,「吐到肚皮都痙攣了」。就是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中,周皓和同事們都經受住了考驗,他們相互扶持,圓滿完成了每一次科考任務。

  世界再嘈雜,周皓的內心是安定的,他耐住性子勤學苦練,沉下心去融會貫通,肩負使命探索不止。經年累月,日長月久,周皓成就了那些千篇一律的素材,而那些精工製作而成的物件,成就了周皓的「工匠」人生。


本文來源: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18-02-02/doc-ifyremfz3604846.shtml

本文固定鏈接: http://www.adonjewelry.com/77440.html
轉載請注明:Magical 2018-02-02 10:01:03 於 香港最新資訊 發表

上一篇: :下一篇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