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» 再見苗連生:這個殺手不太冷

再見苗連生:這個殺手不太冷

作者:h 發表日期:h 分類:

記者:嚴凱

和苗連生私交較好的人,都會親切稱他為「老苗」。在2016年退休之前,他是個掌管着一萬多員工、帶領中國光伏公司舉旗反對歐美國家「雙反」的企業家。

但在更多的時候,他樸實、隨和的性格更符合「老苗」這個帶着中國特有關係稱呼的形象。

江湖已經不是那個江湖。在光伏這個盛產中國首富和中國首負的行業,當施正榮、彭小峰、李河君這些曾經如雷貫耳的名字日漸淡出人們視野時,老苗仿佛依然是這個江湖裏流傳着的一個傳說。

他已經離開,卻始終沒有告別。

  一

「一、二、三!」

50米開外,老苗笑着朝我們走來,人未到,聲先至。身旁的兩條小哈巴狗一前一後跟着。

老苗年輕時當過兵,打過越戰,對部隊的情愫,也帶到了他一手創辦的英利,也包括這列隊式的吼聲。當他吼完,他旁邊的英利員工沒有任何反應,繼續着自己的工作。他們早已習慣。

這是一場事先約好的會面,老苗讓我們先去辦公室等等他,他還要繼續完成每天一個小時的急走。他的手下說,老苗與其說是走,不如說是在「小跑」,因為每公里他僅用7分鐘。

「你這個速度,我們年輕人都追不上。」我說。

「你們這些懶蛋。」老苗笑嘻嘻地回復。

英利保定總部廠區大門口

每天早上,老苗起床後都會先去門口迎接前來上班的員工。在全國,恐怕很難找到第二家像英利這樣的公司,員工幾乎每天都能見到大老闆在門口迎接他們。

老苗的這個習慣堅持了近30年。但英利總部門口的這道「風景線」頗受爭議。批評者認為,老苗是在作秀。其實,除了這個「秀」,「苗式秀」還包括堅持讓員工跑操,每到年底為員工「大鍋燉魚」等。

「你給我秀個幾十年試試看。」老苗點上一根煙,一邊抽一邊說。從屋外到屋內,將近20度的溫差讓老苗的臉紅彤彤。

在英利,所有員工統一稱呼老苗為「領導」。「某某總」可以有很多,但「領導」就只有一個。這個獨特的稱謂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政府部門內下級對上級的稱呼。

在這次見面之前,我已有三四年沒見過老苗。這幾年,由於公司經營狀況不佳,債務承壓,原本就低調的老苗變得更加低調。

尤其是2016年7月辭任英利集團董事長後,他更是深居簡出,起居室也搬到了廠區內深處的一棟小樓里,過上了種種菜、釣釣魚的退休式生活。

不過,這並不意味圍着老苗對公司和外界發生的事不關心。相反,他依然堅持每天讀書看報的習慣,對宏觀經濟、行業未來趨勢依然有自己獨到的見解。

對於英利的現狀和未來,對光伏行業的看法,以及為何退休,老苗依然像個坦誠的老朋友一樣,言無不盡。

在英利新翻修的展覽館內,一進門處有一段話是這麼描述的:「裕華路深夜的燈光,1987年1月15日『英利化妝品經銷部』成立」。下面,則放着一張老苗當年站櫃枱的照片。裕華路位於保定古城區,曾是保定繁華的文化中心和商業中心。

彼時的中國,早已掀起了改革開放的浪潮。

在這股浪潮下,王石、柳傳志、魯冠球等人已經開始在中國經濟的發展史上鐫刻上自己的名字,「84派」也成為中國最早的一批企業家。

在保定,退伍後的老苗並不安分。他敏銳的覺察到了時代的變化,女性愛美的天性隨着社會的開放正被解放出來。於是,老苗便將化妝品專營模式首次植入保定,做起了化妝品生意。

他的這種敏銳性在隨後的大部分時間裏都被證明極為準確。比如說,早在1993年就開始涉足太陽能行業,1998年成立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。

彼時,中國的光伏市場剛剛起步。但歐美國家太陽能市場的蓬勃發展,帶動了一大批中國光伏製造公司的崛起。

在這些公司的名單中,英利、尚德、賽維LDK等公司成為美國資本市場的「寵兒」。施正榮和彭小峰甚至先後榮膺過「首富」稱號,而英利則憑藉着贊助世界盃的聲名鵲起,成為中國知名度最高的光伏公司。

直至今日,英利當年贊助世界盃之舉,依然是經典的品牌營銷案例,老苗的跨界玩法,也被後來者不斷模仿。

但盛極必衰。施正榮的尚德帝國轟然坍塌,彭小峰的賽維LDK名存實亡,英利也陷入了債務泥潭。

不論是施正榮、彭小峰,還是老苗,他們無一例外的都折戟在多晶矽料上。當年快速擴張下的「競跑」帶來的隱患,隨着矽料市場的急轉直下被成倍放大,還沒反應過來,就已無力回天。

從2011年開始,英利連年虧損。持續虧損下,債務違約隨之而來,沉重的債務負擔將這家曾經的明星公司砸的抬不起頭來。

隨後的幾年,老苗驅車走了幾萬公里,前往公司位於雲南、廣東、廣西、山西等幾大生產基地,為員工鼓舞士氣。他帶着兩口大鐵鍋,每到一處,他就親自為當地的員工燉魚燉肉。

老苗像個將軍一樣,試圖帶領他的戰士們重新站起來,但這次面對的困局可能超出了他的預期。

2015年10月,英利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一筆超10億元的債務未能按期足額兌付,步入債務違約。2016年5月,天威英利發行總額14億元的債券也宣告違約。

但相比施正榮和彭小峰而言,老苗仍在苦苦支撐。由他一手帶出來的「徒弟高管」們紛紛留守英利,成為英利支撐至今的關鍵。

「今年(2017年)的狀況還可以,英利集團總體營收比上一年上漲了582%。」苗連生說,「之前有參差不齊,現在各大板塊都賺錢了。」除了光伏板塊,英利集團的其他業務板塊都已恢復了造血功能。

對於外面的種種質疑,他選擇沉默:「沒必要,低調些好。」

老苗讓來訪的客人們嘗嘗他自己親手種出來的草莓。這個草莓是他在2016年7月份卸任英利集團董事長之後種的。

「輕鬆一些了,比去年(2016年)好多了。」老苗說。在這之後,他大概種了3畝草莓。每隔個兩三天,他都會搬個小板凳,去草莓地里挖挖草。

老苗卸任董事長引來了外界對英利的種種猜疑,尤其是針對英利的業績和債務問題。但老苗的回應是,卸任董事長實際上是很多年前就已經計劃好的「退休」。

早在2011年年初,老苗就私下透露,已經為自己制定了「退休計劃」。當時他定下的退休時間是2015年。

那時候,老苗欽點了王向東為首的5名高管作為英利的「特別行動小組」。當時,這五名侯任人除了王向東外,還包括熊景峰、鄭小強、李宗煒、王亦逾。

其中,王向東年齡最大,自2001年之後就一直跟着老苗;而熊景峰和鄭小強則是老苗一手帶起來的徒弟,從大學畢業之後就來到了英利。

李宗煒和王亦逾都曾在普華永道工作,後來被老苗高薪挖來籌備英利上市。在這五人中,唯獨李宗煒在2014年底離職。

此次老苗辭任董事長後,接任的正是王向東。但後來王向東因為身體原因,改由王亦逾出任英利集團董事長。

當年,苗連生還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好了打算。退休後有三個要求:第一,不要為基本吃飯的錢發愁,想吃什麼就吃什麼;第二,住,不需要太大,乾淨舒適即可;第三,穿,老傢伙又不需要什麼名牌,得體就行。

「退休後我也不會閒着,會去干一些自己感興趣的事情,比如說養養豬、種種菜。主要是以勞動為主。」老苗當年說。

如今,老苗正式退休,只不過由於英利的經營狀況不理想,他不得不延遲了一年。「你看王亦逾他們這些年輕人不也乾的很好。」老苗說。

不過,儘管已經退休,老苗也可以過上養養豬、種種菜的生活,但他依然在操心英利的未來,如何儘快將英利帶出泥潭,是他每天都在思考的問題。

會面臨近結束,老苗又跑到門前的魚塘釣起了魚。幾分鐘的功夫,他就釣起了一條幾斤重大鯉魚和一條近兩斤重的鯽魚。

魚塘遠處,魚標又被扯動了好幾下,但老苗氣定神閒。他能從魚標動靜的大小,判斷出底下咬鈎的是哪種魚。

而這個魚塘,除了養魚外,魚塘旁邊還養着數量繁多的孔雀、天鵝、鴨子、鵝等,宛如一個家禽養殖場。

今年2月的保定天氣比往年寒冷許多,迫使老苗不得不穿上了襪子,「以前冬天我從來沒穿過襪子,今年是真的冷。」

他看上去,真的老了。

來源:商業暴風眼

原標題:再見「老苗」:這個殺手不太冷

最新更新時間:03/15 19:30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jiemian.com/article/1992893.html

Tag: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adonjewelry.com/937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