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波中的OKEX 「高調」又「焦慮」的徐明星

作者:Andrea 發表日期:2018-07-16 14:16:23

作者|張少華

徐明星最近成了高調的「輿論明星」,作為全球最大數字貨幣交易所——OKEX的創始人,他先是以驚人的言論刷屏,隨後,外界對OKEX平台操縱交易、交易量造假的質疑再次讓他備受關注。

3月18日,投中網消息稱,數名在OKEX平台上購買了數字貨幣期貨的用戶近日齊聚OKEX北京公司樓前,展開維權活動。這些用戶都於近三個月在OKEX上購買過數字貨幣期貨,但損失慘重。有的用戶在沒有收到爆倉提醒的情況下,超過百萬元資金被強制平倉;有的用戶在K線突然劇烈下跌後爆倉,懷疑交易是被人操縱,遭遇類似情況的「受害者」接近300餘人,維權意願強烈的有近20人,他們合計損失了700萬人民幣。

一些投資者因數字貨幣價格突然劇烈下跌而爆倉 來源:投中網

這些投資者起初選擇報警,但警方表示難予立案,隨後向證監會尋求幫助時,得到的回覆是:證監會未批准任何交易場所開展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期貨交易。OKCoin其和母公司不具備證監會核准的期貨業務相關資格。於是,損失慘重的投資者聚集到OKCoin北京公司,討要說法。

OKEX和OKCoin均為OKEX集團旗下數字貨幣交易所,OKEX.com專注於純數字資產交易服務,提供世界各種法幣交易、幣幣交易、合約交易等產品和服務;okcoin.com則是專注於美元、日元、韓元、歐元等交易數字資產的平台,曾是國內三大數字貨幣交易所之一。徐明星是OKEX集團掌舵者,2013年6月,他創辦了OKCoin,後來發展為OKEX集團。

除了遭遇投資者維權,近期還有一件事讓徐明星頭疼:一篇海外數字貨幣投資者的分析文章直指okex交易量造假,且刷單量高達93%!

CoinMarketCap 和 LiveCoinWatch兩家數字貨幣分析網站的數據顯示,okex成交量全球領先,每日成交金額高達17億美元。但有人懷疑這麼高的成交量絕大部分是偽造的。

3月10日,一個叫「Sylvain Ribes」的國外作者發表了一篇題為《追蹤虛假交易額:一場加密瘟疫》(翻譯後的中文版來自「區塊律動」)的文章,Sylvain通過公開數據分析得出結論:「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 OKEX 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行為,93% 的交易額為虛假交易。」

除了 OKEX ,該文章還通過數據分析指出火幣、幣安、Lbank 等都存在成交量造假的行為,有造假嫌疑的交易量在70-90%不等。

截至3月12日晚22點,這篇文章已經有1100萬閱讀量。幣安CEO趙長鵬轉發了這篇文章,並評價說「不錯的深入分析」。

這篇文章質疑OKEX交易量作假的核心邏輯有兩點:1、在OKEX平台,出售幾萬美金的數字貨幣就會導致大幅滑點現象(下單價位與實際成交價位出現差距);2、OKEX平台的交易量振幅穩定整齊、「堪稱完美的正弦曲線」。

OKEX平台交易量截圖 來源:區塊律動BlockBeats

就這篇文章對OKEX交易量造假的質疑,OKEX集團在3月12日對媒體蟻塊財經進行了回應,稱「OK從來不在數據上做任何人工干擾,也不屑於做任何所謂假數據」。OKEX集團反駁質疑的邏輯主要有以下幾點:

Okex有很多量化交易和衍生品對沖的用戶,有很多程序化交易;同時白天時段客戶活躍,晚間相對較低是正常用戶習慣。那篇質疑文章截取的是只佔okex不到15%的小幣種數據,超過85%的常規大幣種的數據沒有被包含在內。

OK運營時間長,相比較剛剛成立的平台,大量級客戶更多,客戶粘度更高。我們的客戶幾千萬美金級別的大有人在,你投資幾千人民幣,會在平均數上體現嗎?就好像北京平均工資8000塊,但其實一個月薪20萬的人可以平均掉N多月薪3000的人一樣,你如果拿着3000工資,你會說數據是假的,這是一樣的道理。

但對於「為何小幣種盤口陡峭」等問題,OKEX始終未給出回答。

徐明星是OKEX集團創始人,在知名的「幣圈大佬撲克牌」中身居J行,與幣安創始人趙長鵬比肩。

3月9日,央行行長周小川在央行舉行的記者會上對數字貨幣發表觀點後,徐明星在OKEX公司內部群里表示:「已向領導做了匯報,(OKEX集團)未來隨時準備捐給國家。」這段表態的截圖瞬間在各種微信群里被熱議。

3月11日,徐明星再度發聲,在微信朋友「表決心」,他說:

「去中心化」這個詞是區塊鏈行業翻譯產生的重大誤導,呼籲翻譯成「點對點」,任何區塊鏈應用的規則制定者就是根本的中心。國家如果應用區塊鏈,去的是低效、不透明的小中心,以此來更好地維護黨和國家的大中心。

有人「踩」徐明星的言辭風格,有人說他「暴富得太快了,完全缺乏財富需匹配的相應常識」,不過,也有人贊他的「覺悟正確」。外界不禁好奇,徐明星到底怎麼了?

如今在幣圈發跡的徐明星早年擅長的卻是自然科學。

據《商界時尚》、《首席財務官》等媒體報道,中學時期的徐明星數學、物理成績經常名列前茅,老師、家長都期待他將來能成為科學家。徐明星果然不負眾望,本科考中了中國人民大學物理系專業,後來還曾攻讀過一段時間的碩士。

2005年前後,徐明星感受到了現實和理想的衝突:過去學的很多東西都不再用得上,而很多用得上的自己卻不會,而「當科學家本身也挺複雜」。就在同一時期,馬雲的成功學深深感染了徐明星。馬雲曾在電視里稱,「我這種考大學考了三次的人都能成功,世界上80%的人都能成功!」。這讓徐明星不由的心動,「那我這樣考試總考第一的人應該也能成功吧?」

2006年,徐明星碩士沒讀完就半途輟學了。退學之後,徐明星曾短暫供職於雅虎中國,隨後在2007年和林耀成一起創立了豆丁網,徐擔任CTO職務。豆丁網主營的是在線文庫業務,經過幾年的發展,豆丁網流量達到了500萬,年收入也達到數千萬元。

但豆丁網的「小成就」並沒有讓徐明星感到滿足,2012年,他從該網站退出,開始二次創業,他嘗試過在餐飲O2O項目,但遭遇虧損後不久便收手了。

直到2013年6月,徐明星確定了自己人生奮鬥的新方向——聚焦比特幣領域,創立數字貨幣交易所OKCoin。

2014年,徐明星接受《首席財務官》採訪時透露,自己是在2011年底看美劇時初次認識了「比特幣」這一新事物。了解了比特幣的運行原理後,徐明星感到興奮:

黃金為什麼會成為貨幣?因為其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。比特幣不僅具有同樣的特質,而且交易更加便捷,完全去中心化,可以在全世界快速流通。並且,不受控於任何政府機構或個人,沒有人能操控幣值,簡直就是完美貨幣。

於是,徐明星在當年比特幣價格不到20美元時就買入了數百個,並在後來繼續增持、套現。在投資比特幣的過程中,徐明星切身感受到了交易不方便、不安全等問題,他由此產生了創辦交易平台的想法。2013年10月,OKCoin正式上線。從創立伊始,OKCoin就期望成為一個面向全球的比特幣交易平台。

入局時間早,加之注重用戶體驗,OKCoin發展十分迅猛。官方數據顯示,上線僅幾個月後,平台一天的交易額便達到了數十億元,OKCoin一躍成為國內排名前三的比特幣交易平台。2013年12月7日,OKCoin平台上的比特幣交易量近8萬個,萊特幣交易量近850萬個,這幾乎是當時全球電子貨幣交易平台的最高記錄。

但用戶量、交易量的快速增長卻讓徐明星感到頭疼,他後來向《商界時尚》回憶說:

平台的資金量迅速從幾百萬增加到幾個億甚至更多,很瘋狂。我當時是有點怕的,突然這麼多資金在我這裏,萬一系統出問題怎麼辦?"當時,工程師天天都沒時間睡覺,忙着升級軟件系統,忙着增加服務器。

作為比特幣交易平台,面臨的風險諸多,包括:服務器被入侵、丟失比特幣、比特幣設計或協議出現bug、交易系統出錯等。徐明星坦言,曾經夢見有人綁架了他,讓他交出比特幣,他在恐懼中驚醒,第二天馬上重新設計了OKCoin的安全機制,將冷錢包的幾層安全密鑰交給不同人管理,並建立異地備份。

OKCoin能夠快速發展,資本的加持也是重要原因之一。在創業初期,徐明星獲得了麥剛和Tim Draper給予的500萬元天使投資。麥剛是豆丁網早期投資人,與徐明星相識多年;Tim Draper美國德豐傑(DFJ)風投創始人。這兩位投資人都比徐明星更早關注比特幣發展,尤其是Tim Draper,投資OKCoin之前已在美國投資了不少數字貨幣相關公司,還專門設有投資比特幣的基金。

2014年3月,OKCoin宣佈完成千萬美元級的A輪融資,領投方為策源創投,其他投資方還包括大名鼎鼎的蔡文勝。

2017年12月,國內監管部門對ICO重拳出擊的餘波尚未散去,OKEX依然獲得了數千萬美元投資,投資方陣容可謂「豪華」,包括史玉柱創立的巨人網絡集團、「私募一哥」王亞偉創立的千合資本、美圖公司董事長蔡文勝創立的隆嶺資本、藝龍旅行網創始人唐越等。

2017年,各類數字貨幣價格的瘋漲讓OKCoin等交易所收益頗豐,但全民炒幣和ICO的狂熱讓監管層感到擔憂。當年9月,央行等七部委定性ICO為非法融資,數字貨幣價格巨震,各大交易所也隨之迎來了「惶惶不安」的日子。

在監管陰影之下,OKCoin和比特幣中國、火幣等交易所紛紛宣佈停止國內交易業務,轉戰海外。「後起之秀」幣安更是屏蔽了中國大陸用戶IP位址訪問,宣稱平台600萬註冊用戶中只有3%是中國用戶。

與此同時,OKCoin和火幣等也將業務重心向區塊鏈技術轉移。火幣宣佈,將全面轉型為區塊鏈垂直領域的專業綜合資訊及研究服務平台;OKCoin也在去年12月獲得融資時發表聲明稱:

應中國內地監管要求,OKCoin幣行已經完成客戶資產的清退,並且轉型為一家區塊鏈技術研發的公司,與多家大型金融企業在推進多個區塊鏈應用項目。

據新京報報道,去年9月,ICO被監管層定義為非法集資時,央行等監管層還曾約談OKCoin、火幣網等比特幣交易所;當時各比特幣交易平台的負責人、高管都被要求不得離京,要配合調查。

隨着交易所轉戰海外,ICO項目也紛紛跟着「出海」,在境外開展募資活動。但即便是在海外,2018年以來對數字貨幣、ICO的監管也呈現收緊態勢。近期,日本監管機構對7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做出處罰,2家交易被勒令暫停業;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發佈公告,明確指出數字資產屬於證券範疇,目前一些交易所的合法性存在問題,同時對數字貨幣產業鏈啟動了大規模調查;歐洲金融監管部門對數字貨幣風險發佈警告。

在中國,本月9日,央行行長周小川在新聞發佈會上正面回應了數字貨幣、區塊鏈發展的問題,他雖然承認數字貨幣發展有技術上的必然性,但明確表示要慎重發展數字貨幣,研發數字貨幣要經過充分測試,可靠後再推廣。「央行認為區塊鏈和分佈式記賬不慎重的產品要停一停,央行目前不認可比特幣一類虛擬貨幣作為支付工具」,周小川說。

許多年前,徐明星的「驚魂一夢」促使他重新設計了OKCoin的安全機制,保證了平台日後的平穩發展。不知這一次,歷史是否會在他身上重演?

來源:全天候科技

原標題:風波中的OKEX,「高調」又「焦慮」的徐明星


本文來源:http://www.jiemian.com/article/1998708.html

本文固定鏈接: http://www.adonjewelry.com/94557.html
轉載請註明:Andrea 2018-07-16 14:16:23 於 香港最新資訊 發表

上一篇: :下一篇
返回頂部